在战俘营成为“活骨架”的秘密特工被纳粹受害者支付

日期:2019-01-06 06:17:01 作者:涂荡萁 阅读:

<p>英国政府对纳粹残暴行为受害者的赔偿计划拒绝向一名在战俘营中单独监禁两年的士兵支付赔偿金</p><p>秘密特工Jack Thorez Finken-McKay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20年后英国和德国之间协议提出索赔的6000多人之一</p><p>他写道,在着名的Colditz城堡举行时,他如何成为盖世太保手中的“活骨架”</p><p>在新发布的记录中,Finken-McKay先生讲述了他因被监禁而遭受部分失明,记忆丧失和心理健康问题的情况</p><p>当他被召集起来担任巴黎特别行动执行官的代理人时,他才31岁,获得的情报可能有助于盟军对抗德国人的战争</p><p>但是Finken-McKay先生的索赔被外交部官员A Windham小姐驳回,他说,尽管遭受了严峻考验,但他没有资格获得资金</p><p>国家档案馆今天提供的外交办公室记录显示,根据1965年计划,有超过6,000人申请赔偿</p><p>经过漫长的谈判,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同意交出100万英镑,用于向纳粹分子手中受害者提供</p><p>英国官员评估赔偿申请最终向1015名英国人提供了资金,其中238人与纳粹暴行的受害者有关</p><p>根据补偿计划,超过3,000名申请人被拒绝</p><p>精英SAS士兵安东尼·怀特利 - 史密斯上尉的兄弟,在跳伞进入纳粹占领的法国后被抓获,根据该计划获得了补助金</p><p>一名询问支付金额的女性是德国犹太难民埃莉诺赫斯,他与希特勒的一次性二把手同名鲁道夫赫斯保持距离</p><p>在她用英语略显破碎写的信中,她开玩笑说她与鲁道夫·赫斯“没有关系”</p><p> “我看到上述(补偿计划)今晚在电视上闪过,但不知道这是否适用于我个人,”赫斯夫人写道</p><p> “我从1936年3月13日带着我已故的母亲来到英国,作为一名来自德国的犹太孩子,我是一名孤儿</p><p>”政府拒绝了她的申请,他回答说:“虽然你是纳粹的难民迫害,你信中的信息并没有出现在集中营中</p><p>“然而,大逃亡的几位英雄的家人确实得到了钱</p><p>文件显示,飞行中尉Edgar Spottiswoode Humphreys,Gilbert William Waleen,John Francis Williams和Cyril Douglas Swain的家属获得了2,293英镑的赔付</p><p>所有这些人都逃离了1944年的Stalag Luft III战俘营,但被盖世太保重新夺回并执行</p><p>西伦敦基尤国家档案馆的唱片专家劳伦威尔莫特说,英国政府在分配赔偿方面面临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p><p>许多在集中营幸存下来的人没有官方文件来证明他们在那里度过的时间</p><p> “这很棘手 - 事件发生20年后,”威尔莫特女士说</p><p> “自从补偿计划生效以来,难民营中的很多人都在营地中死亡或死亡</p><p> “文件显示有些人确实错过了,但重要的是记住他们只有100万英镑的分发,所以这对外交部来说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且根据具体情况而定</p><p>” 1968年议会调查,